菏泽司法局
>>当前位置:菏泽市司法行政网 >> 业务范围 >>
公证应如何对待夫妻财产单方确认及口头约定的效力?
发布时间:2017-3-29 浏览次数: 2613

>>>问题:一公司自然人股东去世,其儿子要求继承股权,其配偶要以确认书的形式确认这不是夫妻共有财产,我们可否据此将所涉股权作为死者个人财产来办理继承公证?

>>>答复:

一、关于本案:

1.根据婚姻法第17、18、19条的规定,除夫妻一方个人的财产和夫妻特别约定的财产之外,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通常来讲,案例中提及的股权应当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2.参考中公协《关于办理继承公证的指导意见送审稿的说明》,公证机构在办理继承公证过程中,应当分割夫妻共有财产,确定遗产范围。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形成的记名在一方名下的财产,若当事人不能提供属于被继承人一方个人所有的充分凭证,公证机构应视该财产为夫妻共有财产。

3.故上述案例中,公证机构应当向死者配偶和其他法定继承人询问,在工商登记时有无提交财产分割的书面证明或书面的夫妻财产约定等证据并加以核实。咨询组倾向性意见认为,案例中提到的“确认书”的方式或者曾有“夫妻财产口头约定”等情形下,虽全体法定继承人都无异议,但并不足以构成公证机构认定遗产为死者个人财产的“充分凭证”。

二、衍生问题:

关于夫妻财产约定的形式要件,口头的夫妻财产约定是否有效?

1.我国1950年婚姻法没有关于夫妻财产约定制的内容,1980年的婚姻法也没有明确规定夫妻财产约定的形式要件,1993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财产分割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1条指出:“夫妻双方对财产归谁所有以书面形式约定的,或以口头形式约定,双方无争议的,离婚时应按约定处理,但规避法律的约定无效。”实际上对约定采取不要式主义。2001年修正后的婚姻法第19条明确规定“约定应当采用书面形式”,对约定的形式改采要式主义。但是,修正后的婚姻法并未规定欠缺书面形式的夫妻财产约定的效力问题,因而导致解释上的歧义。

2.一种观点认为:在产生争议的时候,只有经书面确认的内容才更能探寻夫妻最初对财产约定的真实意思,口头协议的不确定性以及不稳定性,达不到定纷止争的目的。夫妻财产约定必须采取书面形式,而不能采用口头形式或其他形式,没有书面形式或者约定不明确的,其约定无效,适用婚姻法第17条、第18条关于法定财产制的规定。

3.另一种观点认为:对夫妻财产约定采取要式主义主要是基于证据上的考虑,目的

还是为了私权的保护,形式的欠缺并不会损害他人的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没有必要将其解释为强制性规定。婚姻法第19条规定“约定应当采用书面形式”中的“应当”,不能与“必须”的法律含义做同等解释。因此对于只有口头约定,只要夫妻双方没有争议,该口头约定也有效。最高人民法院原来就夫妻财产约定的形式所做的司法解释并未与新法相抵触,仍然可以适用。如:2016年北京高院民一庭《关于审理婚姻纠纷案件若干疑难问题的参考意见》是认可口头协议的。意见第十六条规定:“夫妻间无书面财产约定,但双方均认可或有证据足以表明存在财产约定合意的,应认定财产约定成立。”

4.大陆法系国家和地区大多要求采用书面形式订立夫妻财产契约,不同的国家和地区还根据自身的传统和立法习惯要求使用登记、鉴证、公证来履行一定的公示程序。如日本要求夫妻双方的财产约定应当在结婚申报之前进行登记,法德等国将公证作为夫妻财产约定的生效要件,澳门则要求夫妻财产约定必须以公证书的方式订立或者以其它法律所规定的方式订立,对形式要求比较高。这样要求,一方面实现了夫妻财产约定的明确化,有效避免纠纷发生;另一方面从诉讼的角度也有利于举证。

5.目前来看,以口头形式订立夫妻财产契约缺乏法律依据。被继承人死亡之后,以当事人单方陈述认定遗产权属,有可能损害潜在第三人利益。同时,也会给公证当事人传递误导信号,与婚姻法“约定应当采用书面形式”的立法理念相悖。故,咨询组建议在办理继承公证过程中,对“夫妻财产口头约定”持谨慎态度。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菏泽市司法局 菏泽市司法局 版权所有©    菏泽信息港技术支持
电话:0530-5383326  传真:0530-5383308
办公地址:菏泽市和平路1281号  电子邮箱:hzsfj3313@163.com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